新民环球|青壮劳动力出国务工受过精英教育者外流海外移民折射印度发展困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aghdz.com/,欧洲预选塞浦路斯

一个月来,从中国香港到意大利再到巴西,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印度裔社区或居民屡屡登上媒体头条,原因无一例外指向他们带入的最早在印度发现的变异新冠病毒。

这的确令人忧虑,但抛开疫情来看,印度裔人口在全球分布范围之广也在变异病毒的快速扩散中得以凸显。事实上,印度裔已成为近年全球跨国移民的最主要来源,印度裔的影响力也快速增长,甚至成为印度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印度裔的快速扩张,既引起当地舆论纷争,也折射印度发展困境。

作为世界第二人口大国,印度的海外移民和侨胞旅居世界各地。印度疫情急剧恶化以来,不少国家的居民忽然意识到,自己与印度人的距离原来这么近。

4月17日,中国香港地区首次在社区检测出首先在印度发现的传染性极强的变异新冠病毒,病毒来源是一名印度裔男子。

4月29日,意大利拉齐奥大区卫生部门在对萨包迪亚市印度裔和锡克教徒社区进行新冠病毒普及性筛检后,得出惊人结果。550例咽拭子测试中有87人感染新冠病毒,阳性率高达约20%,其中确认包括变异新冠病毒。该社区有人曾前往印度参加多达500万人聚集的印度教传统节日“大壶节”,尽管他们遵守了防疫规定,进行了病毒检测及隔离,但变异病毒依旧在社区内传播。

5月15日,巴西国家卫生监督局宣布一名54岁印度裔船员出现新冠肺炎症状,并疑似携带变异新冠病毒,全体船员已被隔离观察。

泰国、马来西亚、英国、美国和日本等国也陆续从入境人员中检测出变异新冠病毒。这种名为B.1.617的双重突变病毒有逃逸中和抗体的能力,会影响疫苗的效果。更可怕的是,三重突变的B.1.168变异病毒也在印度出现。

显然,如何防止这些传染性更强的变异病毒波及全球,已成为全人类抗疫事业的重要课题。然而,当世界多国陆续对印度采取断航举措时,不仅有些为时已晚,而且还引起了舆论纠纷。

美国普查局2020年统计数据表明,美国的印度裔家庭收入中位数超过10万美元,不仅是美国家庭平均数的近2倍,甚至比日裔、华裔和韩裔家庭高出3万至4万美元,与犹太裔家庭不相上下。

这样的表现,与美国的印度裔人口质量高度相关。尽管约440万印度裔人口数量仅占美国总人口的1.3%,但是拥有研究生学位的占比达40%,大幅超过亚裔21%的平均水平,更远远高于所有美国人11%的平均水平。从1997年到2013年,美国发放的H-1B特殊专业人员临时工作签证里,印度裔占了一半。

深厚的知识储备,加上语言优势和强烈的表达欲,催生了印度裔在美国社会的崛起。而印度在国际地缘政治中的优势,也便于印度裔融入美国主流社会。早在2012年,33.2%的硅谷高科技公司就由印度裔创立或管理,代表人物有微软CEO纳德拉和谷歌CEO皮查伊。在门槛更高的政界,拥有印度裔血统的美国副总统哈里斯是其中的佼佼者。印媒报道称,至少55名印度裔在美国拜登政府担任要职,以致拜登打趣称印度裔“正在接管美国”。

类似情形也出现在其他英语国家。在英国,100多万人口的印度裔是当地最大的少数族裔,且贫困率最低。在澳大利亚,印度裔是澳大利亚外来永久居民的最大来源国,也是受教育程度最高的移民群体,有54.6%接受过大学教育,高出澳大利亚全国平均水平3倍多。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认为,海外印度裔才是印度最大的潜力资本。为了充分发挥海外印度裔的作用,印度特别创设了海外印度人事务部和“印度海外公民证”(OCI)制度,并自2003年起将每年1月9日定为“海外印度人日”。实际上,这些措施并不能赋予OCI持有者任何公民权,印度宪法也不允许双重国籍,但它作为一种长期签证,可以强化OCI持有者对母国的认同感。

但正如一枚硬币必有正反两面,海外印度裔虽有光鲜的一面,也有不堪的另一面。从绝对数量上看,生活在英美等发达国家的印度裔所占比例仍是少数,绝大多数在外谋生的印度裔还是生活在东南亚、海湾地区和非洲,靠体力艰难谋生。

在中东大国沙特,印度裔多达400余万,占当地人口比重超过20%。在阿联酋、卡塔尔等其他海湾石油富国,印度裔人口占比更在40%以上。与英美国家相似的是,当地也有大量印度裔社区。但不同的是,这些社区没有配备草坪和泳池的别墅,只有满足生存最基本需求的物资供应。收入不菲的当地人懒于从事建筑、环卫和服务业等又苦又累的工作,便将大量工作外包给人力成本低廉的印度移民。上班时会有专门车辆把这些印度移民从社区拉进市区,但下班后,他们又会被原路送回只属于他们的方寸之地。他们本就微薄的收入还要养活国内的家人,注定与繁华的都市生活无缘,因此也就与当地人始终隔着一堵无形却难以逾越的叹息之墙。

但严格来说,海外印度裔生活水平的巨大差异并非源于所在国的不同,还是源于在印度国内所属阶层的差异。英美等发达国家的印度裔移民之所以成绩斐然,因为他们多毕业于印度国内精英院校。在贫富分化、种姓阶层差距巨大的印度,出身富裕阶层的高种姓在人生起步时就享受了太多的先天优势。海外印度裔的生活差异,实则是印度国内不平等在海外的映射。

在新加坡,印度裔占该国公民和永久居民的9%,是仅次于华人和马来人的第三大族裔。尽管新加坡经济发达,印度裔移民的阶层分化却极其明显。在20世纪90年代前,前往新加坡的印度移民以务工、从军为主,在印度国内与新加坡都属于较低阶层。冷战后,受过良好教育的印度移民大量涌入新加坡,当地社会结构出现显著变化。一方面,不少印度裔进入政府、法院和医院,成为当地社会精英;另一方面,大量在公立中小学就读的印度裔学生的表现仍旧低于当地平均水平。

其实,无论是受过精英教育的人口大量外流,还是众多青壮年劳动力出国务工,反映的都是印度国内发展既达不到年轻人的预期,也无法提供充足的就业岗位。当印度舆论在为印度裔遍布世界的影响力喝彩时,大可想想这些人为何急于逃离印度。

根据联合国发布的《2019年世界人口状况》,印度当年总人口约13.68亿,为世界第二人口大国,且与第一大国中国的数量差距迅速缩小。

印度人口结构呈现年轻化的特点,大量人口亟待就业。但受到本国产业结构不完善、经济发展和教育水平不均衡的影响,印度就业并不充分,大量人口被迫外出务工。因此,不同于一般跨国移民倾向于较发达地区的选择,数量众多的印度移民流向经济落后的发展中地区,并深刻改变了一些国家的人口结构。

在印度洋岛国毛里求斯,疯狂涌入的80余万印度移民已占该国人口总量的65%,当地原住民反而成为少数族裔。在苏里南、圭亚那、斐济等拉美地区和太平洋小国,印度移民也占据总人口的一半左右。

根据联合国2019年发布的移民报告,印度已经是国际移民第一大来源国,全球各地有多达1750万人的印度裔社区。而根据印度外交部当年发布的报告,由于统计方法不同,生活在海外的印度裔更是多达3600万人,每年从海外汇回印度的金额高居世界第一,已占印度GDP总量的3.5%。

近来与印度关系火热的澳大利亚莫里森政府,在变异新冠病毒的威胁前也翻了脸。

澳大利亚政府起初规定,从5月3日起,任何从印度回国的澳大利亚国民都将面临罚款和最高5年监禁。这项对本国国民毫不留情的举措迅速引发争议,批评者甚至称这种应对措施是“种族主义”,因为其中大多数都是入籍澳大利亚的印度人。

然而在澳大利亚政府妥协后,一架原计划5月14日从印度撤侨的载客150人的包机,在起飞前数小时告知70名乘客不能登机,理由是其中40人核酸检测呈阳性,其余30人则是密切接触者。面对如此之高的感染比例,澳大利亚舆论陷入更大的分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