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文尼亚历史发展的简介

斯洛文尼亚共和国(斯洛文尼亚语:Republika Slovenija),简称“斯洛文尼亚”,是一个位于中欧南部,毗邻阿尔卑斯山的小国。西邻意大利,西南通往亚得里亚海,东部和南部被克罗地亚包围,东北有匈牙利,北接奥地利。斯洛文尼亚国土面积为20,273平方公里,全国人口约205万人,卢布尔雅那为首都及最大城市。

斯洛文尼亚是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1991年之前为南斯拉夫的一个加盟共和国。1991年6月25日获得独立。2004年3月加入北约,2004年5月1日加入欧盟,同年6月28日加入汇率兑换机制,2007年1月1日正式加入欧元区,2007年12月21日正式加入欧洲申根区。

2015年10月28日,第70届联合国大会改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斯洛文尼亚成功获选,任期自2016年至2018年。

在最初的时候,斯洛文尼亚人的民族领土被人称为斯卡拉维尼亚(SKLAVINIA),在这块斯卡拉维尼亚上的居民被称为斯卡拉维人(SKLAVI),当斯洛文尼亚人的人口在卡兰塔尼亚达到它的最大人口密度时,他们也被称为卡兰塔奇人(KALANTACI),而斯洛文尼亚语是斯洛文尼亚的新教徒作家在卡尔尼奥拉地区(THE PRINCE OF KALNIOLA)发展出来的,这植根于斯洛文尼亚人迅速将自己认同为卡尔尼奥拉人和属于卡尔尼奥拉地区的。

斯洛文尼亚人的民族领土在6世纪确定,并在9世纪扩展到它的极盛,这个区域从的里雅斯特海湾(BAY OF TLIESTE)一直到多瑙河以南(DANUBE RIVER)和巴拉顿湖(LAKE BALATON)以西。斯洛文尼亚人的民族领土随后在西部因为日耳曼化和在北部因为匈牙利人的到达潘诺尼亚平原而缩小,斯洛文尼亚的领土边界在15世纪固定下来,直到19世纪中叶才发生改变。

在伦巴底人(LOMBARDS)于568年攻进了意大利以后,斯拉夫部落和阿瓦尔人开始在西潘诺尼亚平原和东阿尔卑斯山殖民。他们的进展在弗里乌里安低地(FLIULIAN LOWLAND)的东部边缘的“伦巴地石灰岩”(LOMBALDS LIMES)所阻。而在沿德拉瓦河(DLAVA RIVER,又叫德劳河DLAU)的上游方向和巴伐利亚人作战。

直到7世纪末叶,在这个区域的斯拉夫人都处在阿瓦尔人的统治下。在623年-658年之间的这段时期,易北河下游和卡拉凡克山脉之间的斯拉夫部落在萨莫大公的领导下建立了他们的第一个国家。这个大公国在萨莫死后崩溃了,但一个卡兰塔尼亚公国仍保存在今天的卡林提亚地区。7世纪中叶,它发展为第一个斯洛文尼亚人国家,由瓦鲁克亲王(PRINCE VALUK)统治,它的中心在玛利亚.萨尔(MALIA SAAL)旁边的卡尔恩城堡(KRN KASTLE)。

在和巴伐利亚人结成联盟和阿瓦尔人作战后,斯洛文尼亚人在8世纪中叶不得不接受了法兰克人的统治和信奉基督教。在803年,这个教会区域沿着德拉瓦河被划分为萨尔兹堡主教区(THE SALZBURG ARCHDIOCESE)和阿奎利亚大主教区(THE PATRIARCHATE OF AQUILEIA),这个划分一直持续到18世纪。阿瓦尔王国在9世纪初叶崩溃,斯洛文尼亚人从阿尔卑斯地区扩展到下潘诺尼亚平原(LOWER PANNONIAN PLAIN)以及伊斯特里亚(ISTLIA)。

在843年划分法兰克王国(FLANKISH STATES)的凡尔登条约(THE TLEATY OF VELDUN)后,所有的斯洛文尼亚人都在法兰克人的统治下被联合起来。在840年左右,普里比那亲王(PRINCE PLIBINA)从法兰克人手中获得了这块封建领地,领地的中心是建立在巴拉顿湖边上的扎拉河口(THE MOUTH OF THE ZALA RIVER)的巴拉顿城堡。由于受到拜占庭传教士(THE BYZANTINE MISSIONARIES)西里尔(CYRIL)和梅多迪乌斯(METHODIUS)的影响,普里比那的继承者科策吉疏远了和法兰克主教的关系并建立了一个独立的公国。由于和莫拉维亚人(MOLAVIANS)和日耳曼人订立了和约,最后一个斯洛文尼亚国家政权于874年丧失了自己的自由,于是斯洛文尼亚地区用拉丁语进行上帝崇拜仪式,以及外国文化占优势地位的时期长达1000年。

在9世纪末期,所谓的“卡兰塔尼亚王国”以公国的特殊形式出现在由德拉瓦河的源头到多瑙河和科普拉河(KOPLA RIVER)所围绕的领土上。在这个时期,匈牙利人开始进入潘诺尼亚平原,于896年在这个区域永久居住下来了,并和在西斯拉夫人和南斯拉夫人之间起联系作用。

匈牙利人在955年战败于莱奇菲尔德(LECHFELD)后,巴伐利亚人和卡兰塔尼亚斯洛文尼亚人往东定居于拉巴河(LABA RIVER)、索特拉河(SOTLA RIVER)、科尔卡河(KRKA RIVER)和科普拉河之间的中心地带并永久确定了斯洛文尼亚人和克罗地亚人(KLOATS)和匈牙利人之间的民族边界。

在10世纪末期,卡兰塔尼亚从巴伐利亚分离出来,但很快大卡兰塔尼亚(GREATER KALANTANIJA)王国在已经建立了一个全面封建体制的压力下在斯洛文尼亚领土上崩溃了。

从12世纪起,斯洛文尼亚人的土地分成了几个历史省份——卡林提亚(KALINTHIA)、斯提里亚(STYLIA)、卡尔尼奥拉(KARNIOLA)以及后来的哥里吉亚(GOLIZIA)。

在奥地利区域里的斯洛文尼亚人居住领地在13世纪时是处于衰弱状态的。日耳曼殖民地已经深入卡林提亚的维拉克盆地(VILLACH BASIN)、斯提里亚的格拉茨盆地(GLAZ BASIN)、卡尔尼奥拉的索拉河冲积平原(THE SOLA RIVER FLOOD PLAIN),而意大利人的殖民地已经支配了弗里乌里安低地。

新一轮日耳曼殖动从北部发动,15世纪时,斯洛文尼亚人的种族界限被局限在盖尔河谷(GAIL VALLEY)的赫尔马戈(HERMAGOR)、多布拉特斯山(MOUNT DOBLATSCH)、维拉克、玛利亚萨尔、扫阿尔卑斯山脉(SAUALPE MOUNTAIN LANGE)、科兹贾克山(MOUNT KOZJAK)、拉古纳(LADGONA)(拉德克斯堡LADKERSBURG)和库奇尼卡河(KUCNIKA RIVER)之间的区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aghdz.com/,欧洲预选斯洛文尼亚这个划分一直保存到19世纪中叶。

大约从1500年起,哈布斯堡家族成功控制了斯洛文尼亚人的居住区域,并统治这个区域直到1918年。斯提里亚、卡尔尼奥拉、伊斯特里亚和后哥里吉亚几个地区被合并成内奥地利(INNER AUSTLIA),在15世纪前半叶,策尔季家族的亲王(THE PRINCE OF CELJE)压倒了哈布斯堡家族(HAPSBURG),但哈布斯堡随后在策尔季家族消亡后继承了他们的领地。在哈布斯堡家族首领弗雷德里克一世(FLEDELICK I)和匈牙利以及克罗地亚国王马提亚斯.科维努斯(MATTHIAS KOLVINUS)的十年战争中(THE TEN-YEAR WAR,1479-1489)中,很大一部分斯洛文尼亚领地是在匈牙利人手中的,由于马提亚斯成功抵御土耳其人的进攻和他支持农民,他成为一位斯洛文尼亚的民族英雄。

在波斯尼亚(BOSNIA)于1463年落入土耳其人手中后,土耳其人接着展开了几次对斯洛文尼亚人的居住地的侵略,他们杀戮及俘虏了大约三分之一的斯洛文尼亚人。农民和地主的关系在大规模的农民起义中恶化到极点(分别发生于1478、1515、1573)。

在16世纪后期,宗教改革运动(REFORMATION)促使第一批斯洛文尼亚语书籍、公众图书馆、印刷工厂及寄宿学校出现。反宗教改革运动(KOUNTER-REFORMATINO)在世纪末开始,新教传道者和学者或是重归天主教信仰或是离开这个地区。所有的新教组织均遭破坏。在卢布尔雅那(LJUBLJANA),超过750个富裕的资产阶级和贵族家庭被迫离开斯洛文尼亚地区。仍留在这个区域的新教徒则居住在穆拉河(MURA RIVER)和拉巴河之间的区域。由于反宗教改革运动的胜利,日耳曼文化在这个区域的影响减弱,而意大利(ITALY)和巴洛克(BALOQUE)文化的影响则增强。

哈布斯堡家族领地在17世纪末土耳其人从中多瑙河地带全面撤出而繁荣起来。纵贯斯洛文尼亚地区的商业道路连接起维也纳(VIENNA)和里耶卡(LIJEKA)和的里雅斯特。亚德里亚海上的自由航行在1717年得到了允许,的里雅斯特在1769年成为一个自由港。在哈布斯堡家族首领玛利亚.特蕾莎(MALIA THELESA)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后,一个斯洛文尼亚民族复兴运诞生了,由于一个统一市场和运输体系,斯洛文尼亚各个地区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斯洛文尼亚语在学校中使用,约瑟夫二世(JOSEPH II)继承特蕾莎的皇位后,推行义务教育。安东.托马兹.林哈特(ANTON TOMAZ LINHART)通过他的研究居住于德拉瓦河和亚德里亚海之间的居民所组成的斯洛文尼亚民族的历史,力争在斯洛文尼亚建立学校和公众图书馆以及在卢布尔雅那建立一所大学。由于达尔马廷成功翻译了《圣经》,扬森教派(JANSENIST)的学者再次注意到斯洛文尼亚语的统一。

在1797年,法国军队在拿破仑(NAPOLEON)的指挥下迫使奥地利军队投降。在康波.弗米奥条约后(TREATY OF KAMPO FORMIO),奥地利获得了崩溃后的威尼斯共和国(VENETIAN REPUBLIK)和得到统一的伊斯特里亚斯洛文尼亚(ISTLIA SLOVENIA)和威尼斯斯洛文尼亚(VENETIAN SLOVENIA)两块地区。

法国于1809年第三次占领斯洛文尼亚后,通过熊布鲁恩条约(TREATY OF SCHONBLUNN)组建了一个伊里利亚行省(ILLYRIAN PROVINCE),将斯洛文尼亚合并在内。这个行省的首府和行政中心在卢布尔雅那,但是法国对斯洛文尼亚的统治时期(1809-1813年)对斯洛文尼亚的商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特别是的里雅斯特因为拿破仑的针对英国的“大陆封锁”(KONTINENTAL SYSTEM)政策。

但是,法国似的统治在另一方面却使得政府的行政管理现代化,并初级和高级学校里推广斯洛文尼亚语,这项措施随后也影响到了奥地利的教育制度。在法国的占领结束后,是梅特涅(METTERNICH)的统治,大部分的斯洛文尼亚人处于德意志同盟(GERMAN UNION,1815-1866年)统治下。德语再次在学校和政府机关中使用。一种新的斯洛文尼亚民族观念在以马提雅各布(MATLJJAKOB)为首的知识分子中孕育出来。法兰西.普雷斯伦(FLANCE PLESELEN)的统一和公众的民族观念。

1848年的欧洲革命见证了民族主义者的“统一斯洛文尼亚”(UNITED SLOVENIA)运动的形成。这个运动首先出现于克拉根福特(KLAGENFURT)(又叫马提贾.马杰MATIJA MAJER),随后吸引了知识分子群体和维也纳的学生,并发展到格拉茨(GRAZ)和卢布尔雅那。它要求在学校和政府中推广斯洛文尼亚语,将奥地利帝国统治下的斯洛文尼亚人团结起来,并且尊重斯洛文尼亚人居住的历史省份中他们的民族特性。尽管奥地利帝国的专制主义在弗兰茨.约瑟夫,但是斯洛文尼亚语仍然逐渐在斯洛文尼亚地区的学校中重新得到使用,并在中等学校中作为一门教学科目。为了增强斯洛文尼亚地区北部边界,必须重新安置该地区拉万廷主教教区(LAVANTINE DIOCESE)的教座,将教座从圣安德鲁(ST.ANDLEW)迁移到马里博尔(MALIBOR),这项工作由主教安东.马丁.斯洛姆舍克(ANTON MARTIN SLOMSEK)在1859年顺利完成。“统一斯洛文尼亚”这种民族观念从1861年起,就在所有大城市中的文学俱乐部中繁荣起来,特别是在1863-1871年这段时期在塔波尔(TABOL)上,塔波尔是大型群众户外集会。

3%的斯洛文尼亚人口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为奥匈帝国作战而伤亡。1917年,奥匈帝国中的奥地利地区内的南斯拉夫代表在五月宣言(MAY DEKLARATION)中要求将在哈布斯堡家族下的斯洛文尼亚人、塞尔维亚人(SERBS)、克罗地亚人(KLOATS)统一为一个独立的、民主的国家。同年,斯洛文尼亚政党征集了20万个签名,支持按照民族自决基本原则将斯洛文尼亚地区从奥地利中分离出来,并建立一个包括斯洛文尼亚人、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人的共同国家。

1918年8月中旬,所有斯洛文尼亚政党的代表同意在卢布尔贾纳建立一个在安东.克洛舍茨(ANTON KLOSEC)国民会议,以实现自决并建立一个南斯拉夫国家。10月31日,克罗塞奇任命卢布尔雅那的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国民政府为斯洛文尼亚人、克罗地亚人、塞尔维亚人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该政府随后在1918年12月1日和塞尔维亚王国(KINGDOM OF SERBIA)合并。

随着卢布尔雅那大学于(UNIVERSITY OF LJUBLJANA)1919年成立,斯洛文尼亚人获得了一个中央教育和科研制度,而卢布尔雅那电台(RADIO LJUBLJANA)和斯洛文尼亚民族剧院(SLOVENE NATIONAL THEARTRE),国家美术院(NATIONALGALLEY)和大学图书馆的(UNIVERSITY LIBRARY)更是成为关键的文化。自从联合的南斯拉夫王国成立后,一些独立的斯洛文尼亚政党为建立一个独立的斯洛文尼亚国家而开展斗争,但是这个目标被1931年制定的宪法而受到阻碍。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是斯洛文尼亚商业和工业迅速发展的时期,乡村人口从三分之二降到了二分之一。

1941年德国入侵南斯拉夫后,这个国家很快便被分成了几块。新的克罗地亚傀儡国家将斯洛文尼亚从南斯拉夫的剩余领土中分离出来。

1941年4月12日,希特勒决心将一个斯洛文尼亚国家划分入德国、意大利和匈牙利的版块。一个斯洛文尼亚全民大规模的抵抗运动(RESISTANCE MOVEMENT)导致了自由阵线(LIBERATION FRONT)的成立,这个阵线的任务是统一斯洛文尼亚的领土,拒绝任何用武力破坏斯洛文尼亚国家的计划。由于者在军事抵抗中的领导作用,斯洛文尼亚人很快便分裂了。

在1943年年末,同盟国承认斯洛文尼亚游击队是他们和法西斯斗争的盟友。同年,自由阵线在科切夫耶(KOCEVJE)组织了一个斯洛文尼亚代表大会,通过了一个让重新获得自己海岸线的斯洛文尼亚团结在一个新的南斯拉夫联盟内的决议案。和纳粹合作的斯洛文尼亚人直到战争末期也不能达到消灭游击运动的目的,随后被排除出国家生活。英国将逃往卡林提亚的战败的和纳粹合作的斯洛文尼亚军队引渡给南斯拉夫军队,这些军队中的绝大多数人均被南斯拉夫军队处决。

在1945-1990年期间,斯洛文尼亚是另一个南斯拉夫联盟(FEDERAL YUGOSLAVIA)中的一个独立的社会主义加盟国(SOCIALIST REPUBLIK),并享有独立的权利。在巴黎和平会议后,斯洛文尼亚于1947年加入了斯洛文尼亚海岸地区组织,在1954年的伦敦备忘录,成为除的里雅斯特外的里雅斯特自由贸易区的成员。斯洛文尼亚以及南斯拉夫的西部边界标志着欧洲的集团划分,而它和匈牙利的边界标志着真正的“铁幕”(IRON KURTAIN)。尽管南斯拉夫最初的权力最大限度地集中在人手中,斯洛文尼亚加强了它自身的民族文化和教育制度和其后的经济独立。要求斯洛文尼亚独立的声音从临近斯洛文尼亚的国家中的斯洛文尼亚裔的少数民族(人口约为斯洛文尼亚本国人口的10%)以及迁移到外国的斯洛文尼亚人(约占斯洛文尼亚本国人口的20%)发出来。为了维持和世界上各处的斯洛文尼亚人的联系,斯洛文尼亚对它的邻国的斯洛文尼亚裔人和本国的海外移民实行着独立的政策。

在60年代末期,一部新的南斯拉夫宪法增强了民族主义者的角色并限制联盟的裁判权,增加各共和国的主权。

1991年,经历了和南斯拉夫军队的10天战斗后和南斯拉夫联盟的崩溃后,斯洛文尼亚成为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它进行了一次民主选举,多党制度的议会由一部新宪法予以确定。为了弥补它在南斯拉夫市场上的份额丧失,超过三分之二的斯洛文尼亚产品转而出口到欧洲联盟。该国的大型国有公司几乎全部分解了,工业产量下降,以前高水平的就业率已经变成了高失业率(14%),经济陷于萧条状态,罢工普遍发生。但是随着私有化进程的完成,国家的转型期结束,经济环境得到改善。斯洛文尼亚在加入北约和欧盟后,成为一个富裕的发达国家。

2015年10月28日,当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任期自2016年至2018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