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吧青春!

一个个青春的身影、一张张青春的面容跃入我们的视线;一串串坚实的足印、一声声真实的心音、激荡着我们的情感。

东北经济发展遭遇困境,长春市的青年企业家朱建明和王欣洋却在看似冷寂的土地上找到了发展机会。

“长春是新中国第一辆解放牌卡车、第一辆红旗牌高级轿车诞生地,具有良好的汽车工业基础和丰富专业人才。”基于这一背景,2005年,朱建明辞别北京一家汽车技术公司,创办长春天火汽车技术有限公司。

“中科院长春光机所拥有多个国家重点实验室,为中国‘两弹一星’、‘载人航天工程’作出过重大贡献,具人才资源优势。”带着这份认知,2012年8月,王欣洋离开联合创办的比利时公司回国,创立长春长光辰芯光电技术有限公司。

成立公司后,朱建明发现,长春竟然没有一家造型设计中心,设计项目大多发包欧洲,开发成本高。他抓住这一市场空白,创建了长春市汽车研发设计服务平台,与多家世界一流设计公司建立起合作关系。4年前,他又提早迈出转型步伐,研发和生产了房车、越野车、场地赛车、雪地车等新产品,成为国内别具一格的个性化汽车和旅游装备生产商。

“创业需要准确瞄准市场空白,并坚持走下去。”作为世界上对高端图像传感器芯片需求量最大的国家之一,我国当时没有企业制造这种芯片,图像装备企业核心元件完全依赖国外供给,必须接受翻了几倍的价格。王欣洋将填补这个空白作为主攻方向。

迄今,王欣洋的公司成功开发出包括1.5亿像素在内的多款高性能CMOS图像传感器,递交了10余项核心技术的专利申请,打破了国外对我国制造高端图像传感器的技术封锁。

“对于x光片,大家不陌生。但如果将一张张固定的静态图片变成1秒钟的小视频,将大大提高观察记录器官的准确度,我们准备将这个产品推向市场。”王欣洋介绍他的新计划。

“我认为,东北的老工业基础正是优势所在。我希望更多当地创业者能结合本地产业优势,通过创新充分释放东北的潜力。”朱建明说。

常国旺今年28岁,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一员,作为“海外兵团”战士奋战在中美洲。

记者近日在不同时段,以QQ、微信方式完成了这一跨越大半个地球的采访。其时的他,正在1.9万公里外的中美洲最南部的巴拿马共和国首都巴拿马城。

7年前,常国旺从甘肃酒泉职业技术学院建筑工程技术专业毕业,来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北新国际公司。2011年5月,他作为施工人员,被公司派往委内瑞拉加拉加斯参与公司当地在建项目,当时23岁。

白天,常国旺顶着40多摄氏度的高温,忍受着因蚊虫叮咬皮肤大面积溃烂的疼痛,开着推土机,扛着测量仪奋战于一个个营地:没有机械筛沙机,就用废旧电机、废钢材自己加工制造;深夜,在治安极差的难民区施工,混凝土浇筑到几点,他就守到几点……因工作成绩突出,两年后常国旺当上了项目经理。

让他特别难忘的是,2013年,在极为艰难的情况下,他与工友们大战180天,创下隧道模从10天1层变为6层、灌注桩从每天成桩4根到8根的“常国旺效率”,如期将委内瑞拉政府的重点民生工程项目——迪乌那工程项目交付使用。

“我这么年轻,企业就让我去海外,给了我这么好的锻炼机会。就得好好干,要有老一代兵团人的开拓、吃苦精神。”

“现在只能每天下班后与家人视频一下。儿子一岁半,没法陪他成长,挺遗憾。这些年,自己收入增加了,给家人的生活带来明显改善,算是一点安慰……”

胡艳梦,毕业于云南保山学院音乐教育专业,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漾濞彝族自治县特岗教师,2013年9月来到这个县顺濞镇新村完小任教。

连接顺濞镇和新村的盘山路25公里,越走越高,越走越险。4月下旬,山上仍云绕雾罩,寒意袭人。

胡艳梦是这个乡村第一位女教师,也是在岗的唯一外地教师,其他8位老师最年轻的46岁。

“当时这条路没铺柏油,还是弹石路,父母把我送到了学校。天下着雨,没有电,我们烧火做了第一顿饭。妈妈担心我待不下去,说行李没打开呢,回去吗……”胡艳梦回忆前来报到的情景。

就在她安顿下来不久,顺濞镇完小成立乡村学校少年宫,聘请胡艳梦为音乐、舞蹈辅导员,每周二、三、四下午4点半是她去少年宫上课的时间。

来回整整50公里,没有班车,靠搭乡亲进出山的摩托、农用车,坐一段,换一段。“顺风车”等不来的时候,只有自己翻山越岭。上完课,再摸夜回到山里……

两年下来,山里山外,两头兼顾,胡艳梦没有耽误一节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aghdz.com/,欧洲预选斯洛文尼亚不仅把新村完小、少年宫的音乐、舞蹈课上得有声有色,兼任的语文、科学课也同样出彩,所教四年级科学年末统考取得全乡第一、全县第五的好成绩,并带动新村完小从全乡每年统考倒数第一,进步到名列第三……

在最近于宁波举行的江一燕公益摄影展上,她与记者分享了自己作为“小江老师”的故事。

2007年,江一燕随剧组在广西巴马县小嘎牙村拍戏。废弃的教室,简陋的学校,辍学的孩子……江一燕看后无法平静。

“你们如果好好学习,小江老师一定回来看你们。”离开村子时,她向孩子们承诺。

“只有去孩子生活的地方做调查,才能真正了解孩子。”江一燕说,比如,她给孩子们讲生理卫生知识,正是在调查中发现孩子们这方面太欠缺,没法照顾、保护自己。为当地学校建广播站、盖食堂,给学生设奖学金、买学习用品、送校服、开运动会等,也是基于孩子急需。

她告诉记者,今年元宵节后回到巴马,通过调查走访,发现了让她感到不安的新情况:当地撤点并校后,七八岁的孩子要去很远的学校寄宿上学,如何保证安全?学龄前孩子少了玩伴,天天与不会普通话的爷爷奶奶在一起,入学后跟不上课,是否造成自卑?

“能不能在山村建一些类似幼儿园的学前学校?为此,我找到巴马县教育局……”

“从前问这些孩子的梦想是什么,他们都不说话,现在他们会给我写卡片,说会努力做你这样的山区老师。”

33岁的胡诗泽,故乡是海南省定安县新竹镇次滩村,一个落后、贫困的地方。他从小随父母在外长大,对故乡情感的升华来自考上大学时的回乡之旅。

“2002年,我考上燕山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我是村里历史上第一个上一本的大学生,村里请来琼剧团、木偶剧团连演两个晚上庆贺。当时我家比较穷,乡亲们几十块、几块地凑钱给我上学……”

最让胡诗泽感动的是乡亲们对他说的那句话:“村里出了你这样一个大学生,值了!你什么时候回到村里,都有一双筷子属于你。”

就在那个暑假,他和身边的5个伙伴组成了志愿服务者队伍,开始了“就近服务家乡”第一步。

此后,每年寒暑假,胡诗泽率领团队为家乡建设流动儿童图书室、农民阅览室,为乡村小学募集各种文具、教具、体育器材,为乡村孩子举办第二课堂活动开阔视野,举行爱老敬老亲情陪伴活动……

14年过去,团队已经发展到3500人,取名“海南返乡大学生志愿服务队”,服务范围从定安延伸到乐东、文昌、三亚等海南14个市县。

10多年间,胡诗泽个人生活发生很大变化。大学毕业后,他进入一家外企,先后工作于上海和温州,并担任这个公司华东区经理。

然而,一缕乡愁,让他从未放弃对家乡的关注与帮扶。2015年底,他携新婚妻子告别上海,彻底回到故乡创业。

定安黑猪肉、粽子、鹅肉非常有名,农户家禽散养很普遍,当地盛产高品质香蕉、菠萝、槟榔等。胡诗泽的第一步,是做电商,把家乡优质农产品推出去,带动乡亲致富。

记者与胡诗泽第一次见面是4月下旬,那天他到海口进行黑猪肉“宅配送”。去年底到现在,他已经建立起了黑猪肉产销链条,实现了粽子、水果等深圳、上海12小时“落地配”,给了乡亲们很大信心。

“人在青春时光最能够为家乡做事了,为什么非得等到年老后落叶归根呢?”他对记者说。

临别,胡诗泽送给记者一盘CD,刻在上面的歌曲名叫《回到故乡》。这是海南返乡大学生志愿服务队队歌,胡诗泽自己作词——

……”(执笔记者:廖翊;参与记者:姜潇、孟含琪、涂超华、余靖静、蔡国栋、张鸿墀、吉哲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