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的情色之旅 组图

清晨还睡在旅舍的大统铺时被人吵醒,一看时间才6点半。一伙来过周末的西班牙人出去闹了一夜,早上6点半旅舍重新开门了他们才回来。五六个人回到房间还在吵,大声嚷着,显然很high。我生气地从床上跳起来,跑到那个正躺在床上大声嚷着的人面前就冲他嚷:“你知道现在几点?你们要吵的话就给我出去吵!”果然有效,他们马上就闭嘴了。而我也重新入睡。再次醒来时太阳已经出来了。

我的朋友Bastien住在阿姆斯特丹附近的小城Arnhem,他知道我来了,特地坐了一个钟头的火车来看我。我们约好了一起去看凡?高。

很喜欢小型的博物馆,展览的设计简洁,但是主题鲜明。主要展厅在一楼,展览是按照凡?高的生平来布置的。文森特?凡?高,1853年出生在荷兰南部一个传教士家庭。少年时代的凡?高极颇具语言天赋,精晓法文、德文,以及英文。短短一生做过许多职业。16岁开始为叔父在TheHague经营的画廊工作,成为城中最年轻的经纪人。23岁放弃前程远大的画廊经纪人工作,立志要做一名牧师,辗转到比利时南部一个矿区传教。在决心要成为一名艺术家时,文森特已经27岁了。自学,但是没有钱雇模特,于是他画了很多农民与妓女,以及自画像。经过开始学画的荷兰时期,经过受新印象派与日本浮世绘启发的巴黎时期,天才的凡?高开始形成自己色彩明丽的鲜明风格。他决定到温暖的南方去,于是开始了他在阿尔的黄色时代。文森特在阿尔租下他后来著名的“黄房子”,邀请了高更一起来居住与绘画。南方的温暖气候激起他的灵感与斗志,他满怀希望能够在阿尔建立一个艺术家的世界。为了装饰高更的房间,文森特画了著名的“向日葵”。希望,仿佛他画笔下的大朵黄花,火焰一般燃烧着。

高更终于在10月来到。然而两人之间冲突不断,12月文森特拿起剃刀割下自己左耳的一块。高更离开阿尔,文森特被送进医院。高更的离开击碎了文森特的希望,他的精神病状开始出现。他开始感到绝望。

次年,35岁的文森特住进阿尔附近的小镇圣雷米的精神病院。他在精神病房的铁窗后面画金黄色的麦田,园中的铃兰,大朵的鸢尾,爬满常春藤的树木,剧烈刺目的阳光,繁星挂满天空的夜晚。

有一个人,在文森特的一生中至关重要。弟弟提奥是文森特孤独灵魂的精神伴侣,与文森特通信18年,分享他的天才,他的欢喜,还有绝望。1890年1月,提奥的儿子出生,取名文森特。这给予文森特新的希望,如同春天的来到,他画下“开花的桃树”。

从精神病院出来,再次北上巴黎。文森特病情加重,绝望像猛兽一般将他慢慢吞下。七月的一天,他终于在在黄昏的麦田中对自己的胸口开了一枪,惊起漫天的乌鸦,惨烈地尖叫着,翅膀振动着发出巨大的声响,在旋涡般的云层里飞走。文森特捂着胸口挣扎着回到旅舍。两天后死去。提奥在床边陪伴着,直到文森特的最后一分钟。六个月后,他也死去。他们被葬在一起。

凡?高博物馆的墙上挂着他们墓地的大幅黑白相片。下面注着Anartisthasdied。我站在相片前,眼泪滚烫地落在脸颊上。博物馆展示他每一时期的画,都伴随着他那一时期的生平介绍。他的一生那样短暂,成人后的生平是用一年一年来记的。一个早上,浏览了一个艺术家的一生,悲苦,落魄,被唾弃、误解,孤独,绝望。一生灰暗,但他的作品却是那样鲜丽。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aghdz.com/,欧洲预选斯洛文尼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