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秋杨:在世界最高处自由呼吸(组图)

对大多数人来说,“7+2”是个陌生的概念。所谓“7”,指登顶七大洲最高峰:亚洲珠穆朗玛峰、南美洲阿空加瓜峰、北美洲麦金利峰、非洲乞力马扎罗峰、欧洲厄尔布鲁士峰、南极洲文森峰、大洋洲查亚峰;“2”,徒步南极和北极。目前,全世界有20余人完成了这项挑战,王秋杨便是其中首位中国女性。近日,王秋杨将这份体验、惊险、曲折、艰辛、欢乐与感动写入新书《自由呼吸王秋杨“7+2”探险全记录》中,王秋杨说,在路上,那种快乐,那种感受,是唯一的,是谁也拿不走的。

王秋杨算是一个传奇女子,她1967年出生于军人家庭,17岁之前,跟随父亲所在的野战部队生活在福建山区,养成了她热爱自然、喜欢探险的性格,后来参军,当兵8年,1993年从中国传媒大学新闻系毕业,毕业后与丈夫张宝全共同经商,创建今典投资集团,王秋杨任今典投资集团联席董事长。

酷爱探险的她用了六年时间完成“7+2”:2004年登顶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2010年登顶北美洲最高峰麦金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aghdz.com/,欧洲预选塞浦路斯一路上,她用日记和照片记录下见闻、感受,王秋杨称,高海拔处空气稀薄,呼吸是件很困难的事,登山者向往自由呼吸,所以取了《自由呼吸》为书名。书中展现了世界最高和最远的地方中令人惊叹的风光与美景。同样是最高峰,山与山之间却有不同:乞力马扎罗在非洲辽阔的平原上显得特别庞大雄浑,犹如“上帝的殿堂”;掩映在热带雨林中的查亚,却怪石嶙峋,仿佛月球表面一般;而珠峰因为那千姿百态的冰塔林,使作者赞叹道,“登过这么多山,还是珠峰最漂亮”……但风景的背后是“惊心动魄”,在王秋杨登顶珠峰途中,8300米营地帐篷旁,就躺着一位遇难者的尸体,脚上穿着和她一样的登山靴;在查亚,她和队友被当地食人族部落的土著“追杀”,上演了惊魂大逃亡;在阿空加瓜,遇到几十年不遇的大风雪,登顶后下撤时,王秋杨体力严重透支、迅速失温,一度失去意识,与死亡擦肩而过,而就在那场风雪中,有7个登山者遇难……

一次次登顶与远行其实需要很大的勇气,尤其是对一名女性来说,需要克服太多生理和心理上的困难。王秋杨攀登北美洲最高峰麦金利之前,她的内心也有过挣扎,一方面她把麦金利当成“7+2”中必须去完成的任务,另一方面,她正发烧、腹泻。有一天晚上,她问小儿子多多:“妈妈不登麦金利了好吗?”多多反问:“你怎么能不去呢?妈妈,这是你的使命!”这句话给她莫大的安慰,第二天,王秋杨的身体出奇地“痊愈”了,背起行装踏上了麦金利的攀登之路。

同样完成“7+2”的王石说:“秋杨是一阵自由的风,为中国女性在登山界添上了传奇的一笔。作为老山友,我推崇她那追求纯粹快乐、自由呼吸的攀登精神。”洪晃的评价则是:“秋杨是个传奇女子,中国富豪中她是唯一一个回归自然的人,也是一个在不断完善自己的女人,她的经历是好看的。”

然而,惊险艰辛只是体验的一部分,更多的体验是:这个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的女人用这种特殊的方式走遍世界,不断自我修炼、自我提升。在阿空加瓜,生死关头队友们拼尽全力救助守护,素不相识的登山者慷慨相助,在最危险的时候带来奇迹般的幸福温暖之感;在乞力马扎罗,王秋杨和两个儿子一起登顶,“我看着他们两个一前一后,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向顶峰的时候,眼泪就控制不住地涌了出来……在顶峰,一边搂着一个儿子,那一刻,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妈妈……我的儿子们,把我作为一个母亲的骄傲、喜悦和幸福,鲜明地写在了蓝天下的非洲最高峰上!”王秋杨说:“我热爱我身处的这个世界,对它充满好奇心和感恩之心,完成7+2,不是单纯的探险,而是用这种特殊的方式,与世界邂逅,拥抱世界。因此我在这本书里写下的,不仅仅是我怎么去完成7+2,而是我怎么享受这个过程,怎么认真地过其中的每一天,用心去感受每一处不同的风景,有自然风景,也有人的风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