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浦路斯危机华人储户损失较小 后遗症是信心危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aghdz.com/,欧洲预选塞浦路斯

目前塞浦路斯金融危机的根源在哪里?救助协议对当地民生特别是华人有多大的影响?这个国家摆脱经济困局的前景如何?政府有哪些举措可挽救本国民众和外国投资者对其金融业的信心?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近日电话连线采访了一些在塞浦路斯工作和生活多年的华人。许多华人表示,他们在存款税事件中的实质损失比较小,但最大的问题在于外界对该国金融业特别是银行业丧失信心。如果这种信心危机持续,将对塞浦路斯经济、就业和民生产生长远负面的影响。

塞浦路斯在1960年独立。经过独立后几十年的发展,塞成为以服务业为主的国家,银行业更是举足轻重。截至今年2月底,塞浦路斯各银行存款额为675.2亿欧元,其中约三分之一来自国外。

过去几年塞浦路斯各家银行大举扩张,最大的两家银行塞浦路斯银行和大众银行,业务涉及希腊、英国、俄罗斯、乌克兰和澳大利亚等国。过度扩张埋下隐患,尤其是两家银行购买了大量希腊股票和债券,结果在希腊债务减记过程中损失约50亿欧元。此外,这两家银行还向希腊商人及老百姓发放250亿欧元贷款。由于希腊经济因债务危机陷入严重衰退,这些贷款能否顺利收回还是个大问号。

根据欧元集团对塞浦路斯的救助协议,塞浦路斯银行中10万欧元以下的存款将依据欧盟相关法律得到“完全保护”,而10万欧元以上的存款则将面临减记的命运。塞浦路斯政府3月30日宣布,该国第一大银行塞浦路斯银行存款人超过10万欧元的存款最终承受的损失最高达60%。

对存款进行减记这一举措鲜有先例可循,这也是使得存款税事件备受外界关注的主要原因之一。不少塞浦路斯人认为,欧元区伙伴国这件事做得不够“哥们儿”,同时对自己的财产被吞食十分恼火。

林涛女士移居塞浦路斯十多年,此前在当地普华永道会计事务所工作,最近刚跳槽到一家税务公司,负责国际税务筹划。对于欧元集团的救助条件,林女士的第一个反应是“没想到欧元集团这次会拿塞浦路斯开刀”。

“希腊所需的救助资金比塞浦路斯多多了,欧元集团也没有提出这么苛刻的条件。没想到他们会拿塞浦路斯开刀。这主要是因为塞浦路斯小吧,塞浦路斯经济仅占欧元区GDP的0.2%左右。”林涛说。“还有一点,欧元集团这次也是冲着俄罗斯储户去的,因为塞浦路斯银行外国储户中俄罗斯人占据了相当高的比例。”

作为最早一批来到塞浦路斯的华人之一,塞浦路斯华人华侨协会副会长王红女士对塞浦路斯的历史和政治经济方方面面有着深刻的了解,也经历了塞浦路斯发展历程的重要时期。王红认为,欧元集团此番举措背后有着深刻的地缘政治考虑。

王红表示,“塞浦路斯事件”是一场计划已久的针对俄罗斯的“阳谋”,其实质是大国博弈,背景因素包括塞浦路斯已探明的储量巨大的海底天然气,以及即将在今年9月举行的德国大选。“当然,如果没有塞浦路斯银行和大众银行之前对希腊国债的过度投资而导致的巨额损失,塞浦路斯就不至于向三驾马车申请救助,由此陷入被动。”王红说。

据王红介绍,华人最早在二十多年前来到塞浦路斯,目前生活在塞浦路斯的华人华侨大约有两千人,其中多数是留学生,少数为华商以及最近一年通过购房移民到塞浦路斯的侨民。王红表示,华人在塞浦路斯几家主要银行的存款普遍较少,存款税事件对华人华侨的影响主要在心理层面上,实质性影响比较小。

王红向记者表示,当地很多华人包括她本人存款大多放在外资银行,在塞浦路斯银行和大众银行的存款并不多。“据我所掌握的情况,遭遇存款被减记的华人客户比较少,有几位不巧赶上了。他们多是到塞浦路斯买房投资移民的中国客户,为了方便转账给开发商,把30万欧元的买房款存在塞浦路斯银行或大众银行,但还未转到开发商账户。”

林涛告诉记者,去年年底看到塞浦路斯国家赤字报告,她已经感觉不太妙,但当时塞浦路斯政府坚持承诺不会答应欧元集团的救助条件。“当时塞浦路斯政府这一针强心针不该打下去的,所以当协议最后还是签下来时,让不少民众感到意外。”

不过,林涛称救助协议对她个人造成的实质性影响并不大。据她介绍,当地华人一般不会把所有的存款存在同一家银行。“钱可分开在几家银行储存,这样在每家银行里的存款就不会太多。此外,很多华人也会选择外资银行。”林涛说。

据当地华人介绍,塞浦路斯银行停业两周在3月28日重新开业后,政府实施比较严厉的资本管控措施,并没有出现挤兑现象,局势大体平静。

按照规定,塞所有银行的储户每天从其一家银行的账户中取钱金额不得超过300欧元,禁止支票兑现,超过5000欧元的银行转账须得到塞央行的批准。此外,塞银行信用卡用户每月交易额不得超过5000欧元,每次出国境所带现金金额不得超过1000欧元。

对于没有发生此前预期的挤兑现象,林涛认为,一来是因为小储户(10万欧元以下)的存款将依据欧盟相关法律得到“完全保护”;二来协议达成后大储户纵有不满也无计可施;三来政府颁布严厉的资本管控措施限制挤兑。王红补充道,这也与塞浦路斯人的国民性格有关,“他们一向比较淡定乐观。”

对存款进行减记这一举措毕竟鲜有先例可循。欧盟智库欧洲政策研究中心高级学者、教授格罗韦认为,救助协议可以解决塞浦路斯眼前的危机,但它同时也为将来埋下了更大的隐患,因为它史无前例地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一旦发生危机,储户可能要为其“埋单”。

不过,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3月30日表示,欧元区银行储蓄账户安全,塞浦路斯方案是“特例”,不会在其他国家“复制”。

林涛认为,存款税事件给塞浦路斯带来的最大后遗症是信心危机,外界对该国金融业和银行业失去信心。“塞浦路斯虽然获救,但如果人们从此不再信任银行,银行将变得更脆弱。这对塞浦路斯国家形象特别是金融业形象的打击比较沉重。”林涛说。

林涛表示,虽然事件对她个人没有直接影响,但她所任职的公司已有俄客户发出抱怨,一些潜在的客户也采取观望的态度,这对公司开拓海外市场业务打击不小。林涛表示,她希望事件对塞浦路斯来说只是一场“短痛”。否则,如果信心危机持续,就会引发资金外流、行业不景气,甚至企业减薪、裁员等一系列消极反应,拖慢当地经济。

对于不少中国人来说,塞浦路斯这个过去一直比较“冷门”的国家近年来开始走热。和其他欧盟成员国相比,塞浦路斯移民门槛相对低,只要购买30万欧元以上的房产就可以拥有长期居留资格,而且不用坐移民监。所以,购房移民的热潮使得塞浦路斯越来越为更多中国人所关注。

然而,塞存款税事件却给方兴未艾的购房移民塞浦路斯热潮正面泼了一盆冷水。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近日撰文提醒中国投资者小心莫为外国投资者的失误买单。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丁一凡则认为,投资塞浦路斯房产的风险大小要看该国经济的下一步走向。“如果塞浦路斯金融体系全面崩溃,经济可能陷入严重衰退,房地产价格可能会下跌,那么对于买了房地产的个人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王红向记者表示,欧债危机爆发以来,塞浦路斯房地产价格呈现下降趋势,降幅在两三成左右。受存款税风波影响,估计今年房价还会继续下降,“但目前不是常态,降幅也不一定很大。不确定性的杀伤力最大,而现在毕竟救助协议已经达成,市场情绪相较银行关闭那段时间已经稳定很多。”

在王红看来,目前塞浦路斯的形势对于欲投资房地产的外国投资者来说,是“危”还是“机”,还很难说。“有投资者喜欢抄底,有投资者则喜欢追涨。现在是危还是机,要看投资者作出哪种判断。”

塞浦路斯总统阿纳斯塔夏季斯3月29日说,在接受欧盟救助条件后,塞面临的破产威胁已经得到“遏制”,不会离开欧元区。阿纳斯塔夏季斯并表示,现行资产管制方案会逐步取消,但没有设定时间表。

丁一凡表示,塞浦路斯政府必须要做的事情是要拿出一些让人感到将来是有能力还债的计划,“这需要一个切实可行的方向和计划,让人看到未来有收入能力。”

林涛认为,现在是最考验塞浦路斯政府危机公关的时候。“如果塞政府能守住既有的定位和优势,继续积极发展金融业和旅游业,通过税收优惠等政策大力吸引外资和移民,加上将来开发海底天然气,我对这个国家的前景还是有信心的。”

王红则表示,塞即将进行一场重大的金融和经济结构转型,已经是势在必行。她认为,塞浦路斯政府与其承诺将来,不如考虑现在如何设法作出补偿:“比如说,对于受损失的外国大储户,可以考虑放低入籍要求。类似的举措即使成本不高,也能让外国投资者看到塞政府设法止损的诚意。”

作为资深的金融专业人士,在首都尼科西亚的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的华人武言浩也对这种“劫富济国”式的救助方案深感意外,尽管他在去年就从多个渠道了解到多家银行因为购买了大量的希腊债券,也已经跟随希腊的脚步深陷债务危机。

幸运的是,武言浩早有准备,他早就要求他的客户将存款分散存在不同的银行,“不能把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因此征收存款税的政策基本没有让他们受到多少损失。

在第二大城市利马索尔从事餐饮业的华人顾先生就更幸运了。他当初并没有选择在塞的本地银行开户存款,而是直接把钱存在了希腊银行。所以,目前塞的货币管制措施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作为毗邻希腊的一个小岛国,塞与希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外交等领域都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塞浦路斯人口超过80%都是希腊族。这也就不难理解塞浦路斯的银行为何购买了大量的希腊债券。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在当地从事会计业的周颖事前也预感到不妙。她准备去当地银行关闭个人账户,非但余额没取出来,信用卡也被没收。关闭账户需要10天时间,但两天后就出事了。虽然她的账户不在出事的银行,也不在大众银行,但钱也提不出来。

在过去的大半个月时间里,虽然华人华侨在两大银行的存款并不多,日子也不太好过。武言浩也是头一回感受到银行流动性的停顿给社会带来多大多深的冲击。

尽管一切尚无定论。但由金融震荡冲击波带来的社会创伤,正在慢慢显现,作为塞浦路斯支柱之一的旅游业就因此遭受重创。顾先生经营的餐厅最近半个多月的生意明显差了很多,来自外国的游客大量减少。本地人也因为就业市场的不景气不得不减少外出就餐。

虽然没有精确统计,但当地华人估计说,在塞华人华侨前两年约有八九百人,现在会更多。从事金融、会计行业的最多;另外有人来做保姆、中医等服务行业。最近几年投资移民热起来的时候,做售楼服务的华人也多起来。

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当地华人普遍对危机过后的塞浦路斯充满信心。武言浩透露说,即便是塞浦路斯政府出台了严格的存款税举措,也未阻挡住海外投资者的热情。就在上个月底,还有一批来自中国、埃及和叙利亚的投资者来到塞购房。武言浩认为,塞的吸引力不仅在于其优美的地中海风光令人心驰神往,相比欧洲大城市如巴黎、罗马、伦敦等,塞浦路斯的社会治安好太多。

塞浦路斯面积不足1万平方公里,人口不足一百万,但扼守欧、亚、非三大洲海上交通要冲,地理位置十分重要。1960年独立时以农业为主,一度大量向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出口土豆和橙子。很快,塞浦路斯人就生产出以前需要进口的产品,工业取代农业成为国家支柱产业,而旅游业也开始发展起来。

1974年,塞发生希腊驻塞军人策动的政变,土耳其出兵干预,并控制了塞浦路斯北部三分之一的领土,塞从此进入分治状态。这一事件给塞浦路斯经济造成致命打击。国际社会承认的塞浦路斯失去了75%的农业用地、整个工业和所有的旅游设施。

但只用了六年时间,塞浦路斯人就使经济重新恢复,而且其发展没有受上个世纪80年代世界性“滞胀”的影响。究其原因,是塞浦路斯找到了适合自己特点的经济发展模式:出口导向型的工业、现代化大规模的旅游产业以及服务业和银行业。有了旅游业和房地产做后盾,塞浦路斯建成了一个福利国家几乎所有塞浦路斯人都享有免费医疗、一直到大学阶段的免费教育和充裕的养老金。

对塞浦路斯而言,投资者还必须要了解的是,这个小小的地中海岛国还直接面临潜在的政治和军事冲突的风险。塞浦路斯岛上的族裔除了占主体的希腊族外,土耳其族的人口比例也超过10%。1974年,希腊族和塞浦路斯族曾因制宪问题发生了严重的流血冲突。在土耳其的直接军事援助下,塞浦路斯岛北部分裂成独立的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国。直到今天,塞浦路斯岛也没有实现国家统一。国际社会普遍承认南塞浦路斯为唯一合法代表,外界所说的塞浦路斯往往是指南塞浦路斯。北塞浦路斯只得到了土耳其一国的承认。联合国向塞浦路斯派驻了维和部队,依然部署在岛上的军事缓冲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