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秋杨登七大洲最高峰 出书袒露与死亡擦肩而过(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aghdz.com/,欧洲预选塞浦路斯

“用登山的方式丈量地球的长度和高度,是一种美妙的方式。”45岁的王秋杨是中国首位完成“7+2”探险的女性,更难得的是,她把自己探险的过程化成了文字,新书《自由呼吸》昨天与读者谋面。

“7+2”是一个有些陌生的概念,所谓“7+2”指的是登顶地球上七大洲的最高峰,分别是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南极洲最高峰文森、亚洲最高峰珠穆朗玛、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大洋洲最高峰查亚、北美洲最高峰麦金利,并徒步南极点和北极点。到目前为止全世界只有20多人完成这一壮举。

从2004年7月登顶厄尔布鲁士开始,到2010年7月登顶麦金利,王秋杨用了6年的时间。和许多登山者不一样,王秋杨喜欢通过写日记的方式对自己“唠叨”,“我光是珠峰就唠叨了三大本,8万多字。”王秋杨说,征服高山,许多人照料自己的生活都有困难,而她所幸高山适应能力强,于是养成了吃饭、上厕所都带上本“唠叨”的习惯。而不经意间,她也留下了目前唯一一份“7+2”全程现场亲历的中文记录。

“7+2”的经历用“惊心动魄”来形容不为过。在王秋杨登顶珠峰途中,8300米营地帐篷旁,就躺着一位遇难者的尸体,脚上穿着和她一样的登山靴;在查亚,她和队友被当地“食人族”的土著“追杀”,上演惊魂大逃亡;而在阿空加瓜,遇到几十年不遇的大风雪,她一度失去意识,与死亡擦肩而过。

王秋杨说,在其登山过程中,她最骄傲的是2007年时带着儿子征服乞力马扎罗的经历,那一年大儿子12岁,小儿子10岁。登顶那天气温出奇的低,看着孩子们一前一后,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向高峰的时候,王秋杨的眼泪控制不住地涌了下来。“孩子们从小跟着我户外旅行,乞力马扎罗登顶是他们最大的心愿。我帮他们实现了心愿。”王秋杨回忆说。

事实上,王秋杨既不是职业的登山者,也不是一位专业的写作者,她是经典投资集团联席董事长、苹果慈善基金会理事长。说到投身登山这项冒险运动,她解释说,这也许是骨子里的东西。“我喜欢台湾作家三毛,从小向往流浪的生活,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就上路了。”刚开始是开着车去坝上骑骑马、跟牧民采蘑菇,后来开始了背包旅行和自驾游。

王秋杨说,在妈妈的眼里她是一个瘦弱但疯狂的人,而她自己自省的结果是,“你身体不够好,登山技术也不见得好,要去实现这样一个梦想,你有什么优势?首先,我的高山适应能力比一般人好,剩下的还有不输给任何人的执著向上的精神和顽强的意志力。”来源京报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