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地缘“四元”格局端倪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aghdz.com/,欧洲预选塞尔维亚

今年以来,俄罗斯在欧洲屡屡遭遇冲突,对手多是中东欧国家,且背后不乏美国的指使和纵容。这不仅体现出拜登上台后俄美间的新一轮较量,也显示出欧洲地缘政治已从欧美俄三方博弈转变为“四元”新格局。

一起是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军事对立,这是一场一触即发的热冲突。2019年泽连斯基当选乌克兰总统后,一直致力于“收复”东部失地,同时希望进一步融入西方阵营,获得美国的安全保障以对抗俄罗斯。今年初以来,泽连斯基政府在乌东部顿巴斯地区向武装大动干戈,其冒险行动得到美国支持。对此,俄罗斯强力应对,重兵压境,震慑住泽连斯基,迫使其向西方求助。在美、法、德等国拒绝乌克兰加入北约请求、乌克兰得不到西方更多援助的情况下,乌克兰只能向俄罗斯屈服,一场箭在弦上的战争危机随即缓和。

另一起是俄与中东欧国家间的外交官驱逐战,属冷冲突。今年4月中旬开始,美国率先驱逐10名俄罗斯外交官。美国的两个欧洲盟友——波兰和捷克紧跟脚步,相继驱逐3名和18名俄外交官。作为回应,俄罗斯采取“对等反制”,驱逐了10名美国外交官、5名波兰外交官和20名捷克外交官。紧接着第二轮外交官驱逐战又开始,捷克一口气驱逐了63名俄外交官,得到了中东欧多国的呼应:斯洛伐克宣布驱逐3名俄外交官,立陶宛宣布驱逐2名俄外交官,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各宣布驱逐1名俄外交官,罗马尼亚宣布驱除俄罗斯使馆1名副武官……俄罗斯对此皆采取了“反制”。

这两起冲突都是针对俄罗斯,而挑衅者除乌克兰外均是地处中东欧的“新欧洲”国家。

乌克兰地处中东欧但属于政治身份尚未明确的国家,乌克兰脱离苏联后既不是北约成员也不是欧盟成员,至今是一个向往融入西方但名义上游离于西方世界外的特殊身份国家。波兰、捷克等国则是名副其实的“新欧洲”成员,它们加入北约和欧盟,政治上投靠美国,经济上依靠欧盟的资金注入。

乌克兰挑起事端刺激俄罗斯,完全是泽连斯基给美国递上“投名状”,以获取美国的更多安全支持,最终成为北约成员而彻底投入西方怀抱。捷克、波兰等国与俄罗斯大打外交官驱逐战,有小题大做之嫌,有些国家采取行动并非因为自身受损而只是为了声援别国,表达对俄罗斯的不满。媒体普遍认为,这是中东欧国家扎堆向美国“示好”和“邀宠”。

拜登上台后提出建立全球“民主联盟”,有意将北约与印太亲美国家整合成一个全球性的“民主联盟”。这一前景对于“新欧洲”国家来说,具有强大的诱惑力,它们通过这种“歇斯底里”式的行动来显示其反俄实力和决心,争取让美国在这个“民主联盟”中对它们的诉求更加关注,给它们更多的话语权。

中东欧国家在苏联解体后摆脱控制纷纷独立,但由于这些国家地理位置靠近俄罗斯又倒向西方,俄罗斯对它们的安全形成潜在威胁。长期以来,这些国家与俄罗斯表面上相安无事,但骨子里缺少相互信任。2008年的俄格战争就是俄罗斯杀鸡儆猴。格鲁吉亚一心要倒向西方,并试图武力解决南奥塞梯归属问题。这促使俄罗斯出兵干预,格鲁吉亚遭遇惨败。这场战争“吓坏”了中东欧国家。面对实力强大的俄罗斯以及俄领导人的“铁腕”性格,这些国家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单挑。这次中东欧国家集体发声,挑起同俄罗斯的外交冲突,显然不是偶然的。这种外交冲突的破坏力有限,但这些国家集体挑战俄罗斯的权威,意义非同一般,可以看到,苏联阵营的东欧国家集体“仰视”莫斯科已成为过去。

中东欧国家在苏联解体后虽然加入了北约和欧盟,被称为“新欧洲”,但同西欧“老欧洲”相比,它们依然属于边缘化的地位,没有同法德等国相等的话语权和决策权。

然而,欧美结盟关系松散和美国对新欧洲的看重,给欧洲地缘政治带来不小变化。自奥巴马执政起美国实行“战略再平衡”,其战略重心从欧洲转向亚太,美国扬言削减驻欧美军,欧洲感到遭受冷遇,欧美关系出现裂痕。到了特朗普时期,欧美关系进一步疏远,跨大西洋结盟关系难以为继。拜登上台执政,虽然美国有意恢复与欧洲的结盟关系,但是在法国提出“欧洲主权”和欧洲“战略自主”的背景下,欧美关系愈合的难度极大。

在“老欧洲”向美国争取更多自主权的时候,“新欧洲”的特殊地位和力量便凸显出来。美国把俄罗斯作为一个“主要竞争者”来对待时,“新欧洲”的作用将进一步提升,成为美国可以信赖和利用的工具。在外交官驱逐战中,挑衅俄罗斯的中东欧国家达8个之多,而西欧国家一片沉默,欧盟一分为二之势已逐渐清晰。

欧洲地缘政治格局将从欧、美、俄“三足鼎立”转变为美国、俄罗斯、西欧和中东欧的“四元”新格局。“仇俄”的中东欧势必与美国结成更加紧密的盟友关系,而西欧和美国之间的传统结盟关系难以恢复到原来的水平,西欧作为俄美之间的平衡力量作用将会削弱,俄罗斯在欧洲地缘政治中的处境则会更加艰难。(作者系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