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有内海加州是座岛…历史上的地图出错比导航软件还要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aghdz.com/,欧洲预选阿塞拜疆

今年十一假期后,著名的5A景区青城山-都江堰发布官方微博怒怼某导航软件,一度登上热搜榜。发生甚么事了?

原因并不复杂:该导航软件所设定的路线将自驾游游客导向了该景区已经封闭多年的区域,致使景区严重拥堵。

此条一出,网络上曾受该导航软件“迫害”的网友们纷纷出来吐苦水:那些曾经白跑的路,白等的车… 仿佛安慰自己的唯一方式,就是刷到比自己更离谱的遭遇。

其实,人类被导航“带偏”的历史由来已久。在洪荒年代,人类辨别方向,记录领域的技术十分有限。托勒密所绘制的“世界地图”(15世纪重制版),已可见经纬线的存在

托勒密在公元150年在他所著的《地理》(Geographica)中提出经纬度系统,极大促进了地图学的发展,而墨卡托(Mercator)在1569发明的“墨卡托投影”奠定了现代地图的形制。墨卡托所绘制的“世界地图”

但是,绘图技术的进步并不能避免历史上一些“误会”的产生。而这些错误为探险家们造成的折腾,远非今日误入歧途的导航App用户所能体会的。

举例来说,如果你去查看整个1800年代发行的非洲地图,将会发现一座名为“Mountains of Kong”(“刚山”)横贯非洲大陆的山脉——这与你所学过的地理知识显然是相矛盾的。1805年由约翰·卡里(John Cary)绘制的非洲地图,可见横穿大陆的“刚山”山脉

这座山脉西起尼日尔河源头高地,东至白尼罗河的发源地“月亮山”(Mountains of the Moon同样是虚构的)。

一位名为詹姆斯·伦内尔(James Rennell),被称为“印度地理之父”的英国制图师第一次在地图上绘制了“刚山”。奇怪的是,之后整个世纪有大量榜上有名的探险家对西非进行了探索,却没有人站出来推翻这一山脉的存在。

第一位出来辟谣的“热心用户”直到1889年才出现:由法国探险家路易斯·宾格(Louis Gustave Binger)根据在1889年完成的探险绘制的地图正式宣告“刚山”并不存在。如今我们所见的非洲地形图,中部并无明显的狭长山脉

其实,在西非中部平原和沿海地区之间确实存在一些不到2000英尺丘陵。时至今日,历史学家们仍然不清楚这些丘陵当年是如何被误认为是山脉的。

1827年,东印度公司(East India Company)前官员托马斯·马斯伦(Thomas J. Maslen)在一本名为《澳大利亚之友》(The Friend of Australia)的书中出版了这幅内陆海的地图,为勘测和探索这个岛屿大陆的内陆提供了指导。马斯伦绘制的澳大利亚地图,看上去水源相当充沛

这幅地图反映了当时探险者们之间广为流传的共识:澳大利亚拥有大量未被发现的河流,湖泊系统甚至内海。毕竟,美洲有密西西比河和亚马逊河,非洲有尼罗河,亚洲有恒河和湄公河等等。那么,为什么澳大利亚不可以有一个大型河流系统或内陆海呢?

虽然印刷量只有将近300册,但该书甚至一度被作为英国探险家们的参考指南。相比今天的导航出错,那些拿着错误地图前进的探险家们不知要惨到哪里去了。澳大利亚发行的斯图尔特纪念邮票

1844年,年近半百的英国探险家查尔斯·斯图尔特(Charles Sturt)受上述观点的影响,坚定不移地认为澳洲的内海是真实存在的。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寻海”之旅,但他依然怀着被上帝选中的使命感,他组织起了一支15人的探险队。1844年,斯图尔特的探险队从阿德莱德(Adelaide)出发时的景象

为了面对可能突然出现的广袤水域,他们甚至带了两名水手,以及… 拖了一艘小型船。

这支携带了200只绵羊,30头牛,4架推车和一艘船的探险队以每天三十公里的速度行进着。半年过去,在经历了缺水,坏血病,缺少食物,队员死亡等等事件后,斯图尔特仍坚信内陆海域就在远方数百公里。

最终,他到达了这片大陆的中心,却只看到了一片片干旱。深受坏血病的困扰使他无法继续探险,于是在辛普森沙漠处结束了旅程,返回他们身后724公里的起点。此时,离他出发已经过去了一年零三个月。斯图尔特穿越澳大利亚内陆时经过的广袤石质沙漠,今以斯图尔特的名字命名

尽管对澳大利亚的“干旱之心”感到绝望,斯图尔特的探险依旧意义重大——他依据自己的探险修改了澳大利亚东部的地图,并且成为了第一个在地图上绘制墨累河(Murray River)的人。

如果说澳洲的“内海”与横穿非洲的“山脉”是一场起于想当然,终于实践的代价高昂的误会,那么加利福尼亚与美洲大陆“分分合合”的经历可要纠结太多。

1533年,一位跟随埃尔南·科尔特斯(Hernan Cortez)远征墨西哥的探险家,在一个狭长的半岛上登陆,再一次发扬了人类“想当然”的特点:他张口就来,将这座“岛屿”称为“加利福尼亚”(California)。这位探险者登录的位置是如今的下加利福尼亚半岛(图中红圈处),属今日墨西哥境内,与加州接壤

这个名字还要追溯到1510年在西班牙出版的一部名为《艾斯普兰迪安历险记》(Las sergas de Esplandián)的冒险小说,其中虚构了一个名为加利福尼亚的岛屿:

“这里的女人高贵,勇敢而坚强,她们的武器全部由黄金制成——这是岛上唯一的金属。”

由于这部小说在当时脍炙人口,这位探险家便信手拈来使用了,于是,加利福尼亚“不明不白”作为一座岛屿的历史开始了。16世纪由西班牙人制作的木刻世界地图拓印,在拥有姓名之前,加利福尼亚还是被正确描绘为半岛的

其实,加利福尼亚在最初是以“岛屿”的身份出现在世界地图上的。无奈当年的信息传播太过缓慢,人们求证的渠道也太少。1622年在阿姆斯特丹出版的地图中,加利福尼亚首次以半岛形象登场

第一位站出来辟谣的用户是在1539年开展探险的西班牙探险家弗朗西斯科·德·乌洛亚(Francisco de Ulloa),他报告称该地区(今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州的南端附近)是一处半岛而非岛屿。或许是因为目睹了赤潮,他还将半岛内的水域(今加利福尼亚湾)命名为Mar Bermejo,意为“赤红之海”。

但是,这条“评论”并没有受到其他探险者和制图师的太大关注。17至18世纪期间出版的,加利福尼亚以半岛形式存在的各种地图

相反,加利福尼亚的岛屿身份却因为大多数人的接纳而逐渐深入人心。西班牙神职人员安东尼奥·阿森西翁(Antonio de la Ascension),在17世纪初曾沿着北美西海岸航行,尽管有这样板上钉钉的“求证”机会,他同样报告称加利福尼亚是一座岛屿。位于美国圣地亚哥的阿森西翁雕像,他以“探索北美西海岸”而被人纪念,却进一步加深了加利福尼亚的“岛屿化”

阿森西翁这样“睁眼说瞎话”也是有他的打算的:威名远扬/臭名昭著的德雷克爵士

1579年,著名的探险家兼海盗弗朗西斯·德雷克爵士(Francis Drake)在如今加利福尼亚的雷耶斯角(Point Reyes)登陆,宣称该区域属于英格兰。彼时,英格兰和西班牙尚处于争夺殖民地的战争状态,阿森西翁认为,如果德雷克的登陆点是在一个岛上,那么西班牙对大陆的占有将仍然是毫无争议的。

尽管这座岛屿只是大家都接受的一种设定… 但是,管它呢。作家兼地图爱好者丽贝卡·索尔尼特(Rebecca Solnit)在斯坦福大学的一篇新闻稿中写到:“西班牙人知道这里并不是一个小岛,但是出于政治考量,他们希望其他人认为这里是座岛。”由奇诺神父绘制的地图,加利福尼亚再次正确成为半岛

直到1747年,这种“秘密”所带来的收益已经远不及所带来的管理混乱,西班牙国王斐迪南六世才以皇家名义宣布“加利福尼亚不是岛屿”。

尽管如此,你仍能在之后的一百多年内见到各种错误的地图。加利福尼亚最后一次以岛屿形式在地图上登场(红色):1865年由佐藤修三绘制,于日本出版

时过境迁,这些历史上的“错误”可以权当笑料。但是,就如同当年探索未知海陆的探险家一样,今日探索更广阔天地的我们又怎能肯定,目前的认知就不是为未来准备的“笑话”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