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大众不属于德国你对这个差点变法国大众的车企一无所知

大众,一个成立于二战之前的百年汽车集团,发展至今已成为拥有12个汽车品牌的全球第一大汽车集团。提起它,我们总会在前面加一个‘德国’,似乎德国大众才是它的全名。大众生于斯长于斯,陪伴这个国家走过了近百年来的时代巨变,双方纵横交错早已融为一体再难分割。

可大众,却并不属于德国,至少在所有权上不是!要想了解一个公司或者品牌的归属,最好先从它的创立开始。说到大众的起源,就不得不提今年下半年,中美合……额,歪了!

大众汽车的建立,要先从两个人说起:保时捷创始人费迪南·保时捷和纳粹希特勒。

费迪南·保时捷(FerdinandPorsche),在1875年出生于奥匈帝国的波希米亚省(现为捷克),研发出世界上第一台混合动力汽车(增程式电动车),被当时的人们称为“电动车之父”;同时也是天才汽车设计师,在创建之前,为戴姆勒设计了多款成功的跑车。

19世纪20年代,功成名就的费迪南·保时捷建议戴姆勒董事会研发平民汽车,但未获采纳,最终因理念不同而辞职。几年后,当他创立的取得初步成功之后,他脑中那个制造廉价汽车的想法又跳了出来。于是亲自带队,在1936年成功开发出三辆被后世称为“甲壳虫”的“V-1”平民轿车,可当时欧洲还没完全摆脱经济大萧条的影响,一时之间竟找不到资金投产。

不过也许命运早已注定,还有一人也想造廉价的“只卖990马克的大众汽车”;大众汽车,只是他一系列为人民提供的产品中的一种,还有大众牌收音机、大众牌冰箱等,他就是已经逆袭上位纳粹德国元首的希特勒。

当凶残的元首找上门来,这位五十多岁,经历过一战和经济大萧条的保时捷创始人便知道了拒绝的后果。自此“大众汽车”事实上成立,1937年将第一家的工厂地址选在了狼堡(沃尔夫斯堡),1938年工厂建成,然后便有了下面的这幅古老照片。

但1939年9月希特勒发起的入侵波兰行动,打断了“大众汽车”的生产,第一批量产“甲壳虫”只生产出210辆,工厂就开始了军用工业品的制造。

1945年,二战最终由德国战败投降,希特勒自杀告终,同时转产军用车辆的大众工厂也陷入停滞。而为纳粹德国工作过的费迪南·保时捷家族则被丢进了法国监狱。

期间有传闻法国曾想把狼堡的大众工厂搬到法国,并要求费迪南·保时捷继续设计“甲壳虫”,不过最终因为法国汽车制造业的反对而作罢。要这事儿真成了,说不定如今的德国大众,就该叫法国大众了!

费迪南·保时捷历经近两年的监禁,在几经曲折之后终于被释放。1948年他再次重组,并以“甲壳虫”为原型设计出第一款以保时捷命名的跑车保时捷356。随后在一次国际比赛中取得重大成功,从此奠定了保时捷跑车发展路线。

而狼堡的大众工厂得知消息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aghdz.com/,欧洲预选阿塞拜疆也加速恢复生产线,并开始正式使用“大众汽车”这个名字,走上与保时捷截然相反的平民汽车道路。大众为每一辆费迪南·保时捷研发的甲壳虫进行付费,当然费迪南·保时捷也变相成为大众的技术顾问。

谁也不会想到,大众甲壳虫系列会一卖就是80年,直到2019年7月甲壳虫才全面停产,这时它的销量累计已突破2100万辆,甲壳虫开启了大众的辉煌之路。当然这都是后话,说了这么多大众起源故事,只是想说明大众与费迪南·保时捷家族()之间关系的错综复杂。

如果没有意外,这样的联系将随着时间推移和费迪南·保时捷离世而逐渐淡化,大众保时捷两个品牌再难产生交集。但历史里的意外总会发生……

1972年,保时捷创始人的外孙,35岁的费迪南德·皮耶希(以下称他为老皮)进入大众子公司奥迪汽车。老皮继承了母亲在的股权,但他因为不姓保时捷而被排斥出管理层,无奈之下入职奥迪。

在奥迪期间他参与了大名顶顶的设计,开发了直到如今还在用的技术quattro以及TDI发动机,他以一己之力改变了当时技术保守的奥迪,让其成为可与宝马奔驰比肩的品牌。

携此巨功,老皮在1993年进入大众集团任职,并快速成为大众集团董事长兼CEO,期间推动大众集团快速扩张,包括宾利兰博基尼的收购,建立,完成斯柯达西雅特的全资收购等。

然而此时在大众看不到的阴影处,一个与之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家族正筹划着以小吞大对它进行收购,这就是著名的收购案。

在保时捷创始人外孙老皮逐步掌控大众最高权力时,2005年,保时捷控股通过在证券市场的暗中收购,超过德国下萨克森州成为大众最大的股东。直到2007年被曝光收购计划时,保时捷控股已持有大众30.9%的股份,著名的收购案由此开启。

按照一些地摊文学的阴谋论调,老皮就是打入大众汽车的卧底,三十年的隐忍只为了拿回保时捷家应有的。

可是现实永远是魔幻的,就在保时捷控股通过大额资金拆借对大众持股超过50%之际(42.6%的股份和31.5%的股票期权)。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经济危机席卷而来,销量暴跌,现金流无法承担高额利息保时捷控股一下子陷入进退两难的财务危机。

在即将到期的大众股票期权合约和高息逼迫下,保时捷控股将目光投向局外。2009年5月19日保时捷正式证实引入新的投资者-中东富国卡塔尔的主权基金,该基金将出资收购保时捷控股持有的大众股票期权合约。(注:期权到期,意味着需要按合约买入股票,这需要资金)

这场收购案,最终演变成四方参与的乱战。大众集团(老皮代表的管理层)、下萨克森州、保时捷控股和,还有海外投资者卡塔尔主权基金。

保时捷控股将卖给大众集团,又将持有的大众股票期权合约卖给卡塔尔主权基金,偿还了巨额债务。大众管理层(费迪南德.皮耶希)和下萨克森州则保持对大众汽车集团的领导权,卡塔尔主权基金则购入了大众这块优质资产。

看起来这场大戏除了保时捷控股赔了夫人又折兵外,大家皆大欢喜,媒体们也忍不住为正义的胜利而大肆欢呼。

别忘了,虽然大众收购了,但保时捷控股依然是大众集团的第一大股东。而且在2019年3月再次以4亿欧元购入大众集团0.9%的投票权,以31.3%的持股获得53.1%的投票表决权,实质性取得了大众集团的控制权。

大众汽车在二战后再次重建时,其实属于准州营企业。当时德国下萨克森州为保证大众始终受控制,而专门为大众订立了一部专属法律《大众法》。这个全球独一份专为一个企业制定的法律制定了三条重要原则:

1、大众股东持股比例与投票表决权剥离,无论持股有多少,投票表决权都不得超过20%。

这三条法规让下萨克森州把大众牢牢抓在手中,大众任何一项决策,如收购、被收购都需要下萨克森州点头同意,也没有大众股东能拥有与下萨克森州的同等权利。

时间来到21世纪,经过保时捷在欧盟对该法的上诉,最终德国下萨克森州在2008年迫于欧盟压力,对该法进行了修改,取消了对投票表决权的限制,这也使保时捷收购并控股大众集团成为可能。但仍然需要80%的投票才能做出重要决定,因此始终持有20%的下萨克森州仍能够阻止大众重大业务决定和收购。

如今大众集团的投票表决权主要握在保时捷控股(53.1%)、下萨克森州(20%)、卡塔尔主权基金(17%)这三方手中。这意味着保时捷控股取得了对大众战略决策的否决权,获得了与下萨克森州的同等权利。

因此大众集团既属于保时捷控股,又属于下萨克森州,严格意义上却不属于德意志联邦(德国)。

这又要聊一聊联邦制国家的结构和权利分配了。其实德国的州自主权极其广泛,每一个州都有自己宪法和立法权利,他们具备一定的国家性,更像是加入德联邦的王国。而德联邦与州遵守着基本的平等,并非完全的上下级关系。

看完全文,想必大家基本理清了保时捷大众之间的关系。保时捷控股,是由为绕开监管收购大众股份专门成立的公司,目前由保时捷和皮耶希两大家族控制,它并非。

本文章由易车号作者提供,易车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易车立场,如涉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